基本上,台灣的攝影界正處再依觀眾選擇性去做變動的階段

這就像是藝術界,懂藝術的人會畫出令人難解的色塊與圖案,但這種人往往身先死才成名

攝影也是種藝術性質的活動,普遍攝影師追求著拍的更美、拍的更好、拍的更夢幻、拍的更寫實....等可以討好觀眾的作品

以我跟周遭幾個一起學攝影的朋友來看,共分成四類

第一類:以拍人像為主的

這類的朋友,多數會去參加MD外拍,且人手一支外接閃光燈,其作品只要PO上部落格就可以獲得強大的支持與觀賞,甚至多數圖片會被盜用。

第二類:有老師指導或藝術科系相關攝影者

這類的朋友,是最常拍出莫名奇妙作品的人,會欣賞他們作品的人不是一般人等,多半是攝影師或者搞藝術的,這種人的攝影技巧多半高超,且觀察力比較強,當然這些人腦袋裡有著比較強的構圖觀念,這類的人也是眾多LOMO、底片的使用玩家,多半是藝術科系或有參加較有規模攝影社團的人們。

第三類:自己看攝影書跟摸索者

這類的朋友,最常訴說其拍照作品內涵,且比前者擁有更強的構圖觀念,多半構圖時會有自己的另一套公式,且拍照具有強烈個人風格,對於色調的改變比較不強烈,他們注意到的往往是一個故事,他們希望觀賞者從他們的照片中去透悟,或了解照片背後的意義,這類的攝影師因為常常受到外國攝影師的書籍影響,擁有跟一般台灣攝影師不同的攝影觀念。

第四類:晨昏追光的風景攝影者

這類的人在台灣也算多數,尤其台灣特有的黑卡技術,這些人們追求著華麗且炫目的大景,照片凡PO上網都可以讓人們驚奇、讚嘆,在這個類別中混,實力相差懸殊,強者的作品獲得雜誌熱愛,弱者作品大概只能上網騙騙觀眾,這類的人們為了增加照片的絢麗程度,常常擁有一身良好的修圖技巧,而且藉由曝光的時差與各式濾鏡,是最能化腐朽為神奇的攝影者。

以上四種在台灣屬於比較常見的四種攝影者

 

四種之中第四種人時常擁有最強的攝影技巧,因為他們懂得相當多如何拍出真正漂亮照片的方法,他們追求著不需要後置就能達到鮮艷、對比強烈的照片,因此雖然後製功力強但他們還是期待不用修圖的那一天,這可以說是他們的目標,但他們拍出的作品地點重複性過高,這是台灣特有的環境造成的,因此可以在假日以及晨昏時段看到熱門攝影點人山人海的樣子。四種人之中以拍人像的人最容易讓其他同為攝影師的人們唾棄,甚至有攝影人們稱這些人為"攝淫師"這類人因為擁有好的燈光師與漂亮的MD而拍出理所當然的漂亮照片,但時常作品空洞無內容,只是一張張MD的美麗照片,因此造就這些漂亮照片的多半不是持有相機者,而是被攝物太強大了。

前面兩者正是最容易陷入"華而不實"的攝影者,前者同樣一個點可以拍下數萬次,追求的就是每日不同的晨昏變化與技巧的精進,但拍出來的照片在第一張過後就再也沒有內容了,拍照者不需要去思考照片的構圖,也不需要去思考故事性,因此當問到這類人構圖有多困難時,多半他們會跟你說"構圖不難,只是套公式而已"這也是正確的,攝影從早期到現在歷經了百年的歲月已經有些必解的公式出現了,這些構圖法多半簡單、容易使用,因此拿來拍風景最適合,但是卻常常缺少的照片的故事性質。

在我這四類的朋友之中,第三者的構圖能力真的很強,因該說他們在拍照前會思考的相當多,有因該說每個攝影者的思考角度都很多,只是思考層面不同,第一類的人可能想著如何運用閃燈與景深的運用,第二類人則想著為什麼要拍這張照片,第三類人則思考著要如何拍下這張照,第四類者則是思考光線的變化所需要測度的快門速。第三類人常再拍一張照前,就已經先通過他們的"攝影眼"找到按快門的理由與照片的層面性。因此他們所需要的構圖不是簡單的那些公式構圖法,而是自己一套的構圖,這些人比較容易張張都是三角形的拍攝,他們多數深信著當張張都是三角形時就代表攝影師成功了。

我基本上是屬於第四類者,我的作品沒什麼深度,觀賞者與我也不需要去思考,觀看者很簡單可以從中理解到這是張漂亮的風景照,不過這算是種市場需求造成的,因為多數台灣觀看者會對於鮮豔的有優先的選擇,用這樣的手法可以獲得較多的掌聲,拍照者在長時間的掌聲催眠下,自身了解到大眾的口味就變的被制約了,我本身也懂得其他的拍攝方法,但是我卻知道怎樣可以最快獲得掌聲,因此我選擇了最快的捷徑,再我這四類朋友中跟著二、三出外拍照,常常不敢把拍的作品給他們看,因為實在認為自己拍的太沒內容了,而他們的照片卻可以拿來解釋甚至有著照片的故事,甚至跟第二者出去時,常常覺得觀察力不足,事實上也並非觀察力不足,而是我以前也屬於這類拍藝術作的人,對於這些早就不拍的東西已經沒有吸引力了。

於現在,我拍出來的照片一但失去了鮮艷後,就會被我給刪除或不多看一眼的放在記憶體深處,因此我越來越趨向於"華而不實"的稱號了。

來介紹一些標準的"譁眾取寵"照片的範本

#01  這張在東石拍的照片最為標準,這種照片只有色調吸引人,沒有任何的深度,這張圖拍完我只想到風起雲湧,再來,就沒了...

DSC_063420100622.jpg

#02 也是同樣的,這只是掌握了良好的曝光與白平衡的調整,要我說出這張照片,我實在說不出來

 白河-6.jpg 

#03  這張跟上一張是同樣時間的產物,這張內的人物屬於第二類者,他在這裡只拍了兩張照片,且是用135底片去拍的,但身為拍照者的我在這邊按了至少50張的重複照片。

白河_0791.jpg 

#04  攝於嘉義市公園的日式建築內,先聲明;這裡禁止拍照,我們是基於工作內容,才能在此拍照的,這種照片指示普通的構圖法,也是張沒有內容的照片。

嘉義公園-1.jpg 

#05  因為習慣看鮮豔的顏色,只要向這種對比強烈的亮麗照片,常常就會進入我的選擇之內,但同樣的,這是張簡單的照片

雞 -3.jpg

#06 下面這張也是,我並沒有要特別表達什麼,紀錄什麼,免強來說我覺得Anomala expansa很多很可愛(笑)

2010 April-4.jpg

 #07  跟上一張同攝於补子長壽佃吊橋上,這張很難得的我找出了兩個相對性才去按快門,但這也是在當時89張中其中一張,但總覺得這時如果是腳踏車倒在那邊會更完整。

2010 April-3.jpg 

 

我是個時常往高山上去做取景的人,我不會去追求眾所皆知的大景拍照點,因此即使我不需要去等大景的出現,我的照片還是有相當的可看性,我的晨昏技術不強,但是比一般人強,但是不夠讓我騙吃騙喝用,但因為我還有拍到一般攝影師拍不到的地方,所以我還可以騙吃騙喝。

台灣的攝影師受限於觀眾的眼光高低,當觀眾都還沒什麼藝術氣質時,這類的華麗無內容的照片就不會減少下去,因此,再我週遭屬於而三類的朋友們,要堅持下去阿,不要變的跟我一樣失去了 攝影師之眼

註:這篇文章只是分享並非鞭人用。

創作者介紹

台湾の番人

sakak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